世界公园

这夜我要放声歌唱,唱给我的月亮

久病成医

当我打下这段文字的时候东京已经入秋了。

16岁的我在一个新年的夜晚许下过世界和平的梦想。那一年我一腔的热血执拗,满怀改造世界的决心和抱负,挥出的每一拳都会打痛自己,喜欢一个人也是用尽全力的。

那个时候的他还不会虚与委蛇,讲话的时候带着残酷的可爱,那种我小的时候很喜欢的直白。那个时候我也受了很多不值一提的伤,像是拖着一个形似少女的壳但却渐渐坏死的蜗牛。

那一年我有幸见到一位学长。
学长带着白色的耳机走上一中的礼堂舞台,随手把手机扔在了钢琴盖子上开始演奏自己的原创曲。校服被随意的披着,看上去无比的嚣张。
我不认识学长,但我有点嫉妒,我很羡慕。
骨子里的怯懦让虚张声势的我在真正的光源面前自惭形秽,那是我人生第一...

4 3

想念

1

日本有一种传统工艺叫做“桐箱贴花”,具体的做法是将切好的布制花纹用刻刀嵌入木头箱子。

1

2018.9.20 1:05


第一次听舌头是大概是高中,然后一晚上没睡,想跳起来出门奔跑的那种激动,像嗑了药一样整个人都在颤抖。如果说是人的经历构成人的话,那摇滚乐对我的改造大概是打碎重塑级别的吧。

作为一个90后西北姑娘,我是听国摇长大的,先接触的是崔健谢天笑痛仰舌头,涅槃枪🌹平克反而是后来长大了才开始听。

从那个夜晚开始我慢慢明白了人的价值,自由的可贵,还有永远不能停止怀疑和思考。包括摇滚乐还启蒙了我对艺术的敏感,它让我至今保持着赤诚和愤怒,它给我无聊的岁月染上了浓烈的色彩,它使我平凡的双眼有了眼泪和憧憬。

分享 舌头乐队 的歌曲《这就是你》https://www.xiami.com/song/187985 (分...

1

做完了这一套,命也快没了。

2018年的6月的23号晚上焦虑着赶着稿,偶然开了一罐啤酒,偶然点开了一个综艺,偶然听到了一句歌词,
“我内心的斗争停止了 ”
啊,突然卸了力气,好难过

3

你是在哪个瞬间潦草的同这个世界和解的呢?

起舞于这个桜盛开的季节

2 2

三月九日记于東京

中国人生来就是沉重的。

沉重的枷锁和宏大的叙事至今仍压在他们的肩上。

你毫无办法,哪怕你自认一个世界公民、一个无政府主义者。可当看到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时候,你也一定经受了比其他金发碧眼或者黝黑性感的人们更多的心碎。听着水滴滴落的声音你应该也会不由自主的联想到那些死在武士刀下的人。他们说着你听的懂的语言,长着和你一样的眼睛。
而那一刻我是痛苦万分的。我知道,历史也许是地理,是经济,是文化,是蝶翼无数个冥冥之中煽动的瞬间,是一切理性的可解,是一切客观的导论。但我还是没办法说服自己,当年那些坏人已经死了,现在的日本人也是爱好和平的人们。何况,凶手们还正躺在神社里,他们是神,是英雄,他们正被首脑祭拜、被民众...

1
 
1 / 6

© 世界公园 | Powered by LOFTER